青岛:大鲅鱼大黄鱼春刀鱼们为何重新“撒野”?

   进入5月,岛城4000多艘渔船悉数归港歇网,蔚蓝的大海迎来了长达4个月的“假期”。从去年起,全国渔船开始执行同步休渔,黄渤海等海域休渔时间较以往提前了整整1个月。今年,更严苛的监管措施开始实施,真正“史上最严”休渔季来了。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天,青岛上岸的鲅鱼明显多了、个头也大了,多年少见的野生大黄花、春刀鱼又重新在市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虽然休渔新政执行仅一年,近海渔业资源现状难言有根本性扭转,但青岛的渔民、商贩及消费者们依然欣喜的发现,给大海多放了一个月的假,她的回馈竟如此慷慨。     “竭泽而渔,则明年无鱼”,这是千百年来大自然对人们的告诫。受过度捕捞等因素影响,近海渔业资源衰退已成不争的事实。一头是需求不断增加的市场,一头是被捞的越来越“瘦”的大海。除了延长休渔期,如何让这“蓝色粮仓”再次丰盈起来,重现福满船鱼满舱,成为青岛在内的沿海城市都必须要面对的课题与使命。     消失的野生稀罕物回来了     尽管已经进入休渔期,但鲅鱼仍是岛城海鲜市场上的主角。     5月3日上午,在浮山后埠西农贸市场,各个海鲜摊位上都整齐码放着一条条大鲅鱼。“今年春天的鱼个头明显比往年大,量也多,尤其是鲅鱼,行情杠杠的!”摊主赵师傅告诉半岛记者,由于供应量大,加上冷冻保鲜技术提升,休渔后一段时间仍有鲅鱼供应。     赵师傅做海鲜生意已经近20年,他说今年的海货供应尤其是鱼类是近几年最好的。“高峰期一天能卖三四千斤鲅鱼,还都是个头比较大的,小鲅鱼我基本上不进了,对比去年,最好的时候一天也就卖个两三千斤。”赵师傅说,回忆起来,已经有很多年没出现过这样的“盛况”了。     不仅是销售链末端的商贩,奔波于大海之上捕鱼收鱼的渔民更是直接感受到了今年春季鱼获的变化。     作为鲅鱼之乡,沙子口中心渔港每年供应全市约70%的鲅鱼。休渔前夕,半岛记者到沙子口中心渔港探访时,码头俨然已经被鲅鱼船包围。从停靠的渔船船号判断,除了沙子口当地的船,江苏、辽宁以及山东潍坊的鲅鱼船也加入到这场争“鲅”战中。     “都知道青岛人比较认鲅鱼,这边鲅鱼行情一直不错,今年格外好。”辽宁籍渔船船老大王新年告诉半岛记者,他这一船拉了七八千斤,多半天就消化光了。     半岛记者从城阳批发市场、沙子口中心渔港了解到,今年鲅鱼季高峰期,两地每天批发的春鲅鱼加起来超过90吨,比往年至少增加了三成。     除了鲅鱼,今年春季的近海鱼获可谓群鲜荟萃,其中不乏已经逐渐消失在普通消费者视野的稀罕物。     在城阳批发市场,摊主王师傅正忙着给顾客装箱打包。“今年情况都挺好,青岛人比较认的本地野生海货,像鲈鱼、牙片、舌头鱼、鲳鱼量都不小。”     在琳琅满目的海货里,半岛记者还发现了大黄花和春刀鱼的身影。野生大黄花因肉质细嫩鲜美、营养丰富,曾是青岛市民餐桌上的常客。然而受过度捕捞影响,海捕大黄花的量越来越低,一般市场甚至买不到。     “青岛人对野生海货都有一种执念。”在崂山干了10多年海鲜生意的王斌告诉记者,经常逛海鲜市场青岛人买黄花鱼都爱挑小的,因为小黄花还是海捕的多,而大黄花则基本都被养殖的替代了。而今年野生大黄花的产量有了明显增加,市民不必再跑到码头或者大型海鲜市场淘鲜,在家门口的农贸市场就能买到。     春刀鱼是另一种让青岛人垂涎的海捕鱼。刀鱼,又称刀鲚、毛鲚,跟鲅鱼一样属于洄游鱼。事实上,刀鱼原本并非什么珍稀鱼种,但也是受过度捕捞影响,本地春刀鱼的产量急剧萎缩,身价一路飙升。     王斌告诉记者,十多年前,两斤左右的本地刀鱼批发价也就二三十元一斤,跟现在的鲅鱼价格差不多,但随着产量锐减,物以稀为贵,刀鱼价格一路上扬,最高时涨到300元一斤,吃上一条大刀鱼就得花上千元。最近几年刀鱼价格一直维持在200元左右,但由于产量少,仍是一鱼难求。     今年春季,本地春刀鱼也开始在各个码头市场“开花”。王斌说,不过相较以前,本地春刀鱼仍是稀有品种,很多时候渔船没靠岸就被订出去了。     多休一个月幼鱼获生机     是什么原因促成了今春海鲜市场的盛况?采访中,所有人都把这归因于从去年开始执行的新休渔新政。     “去年休渔期就从6月1日提前到5月1日,大海多休息一个月,海里的鱼虾蟹也多生长了一个月,产量和个头自然就更好了。”孙可芳说。     “可别小看这一个月,可真是起了大作用!”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任一平教授告诉半岛记者。每年冬季过后,我国近海多数鱼类性腺就开始发育,逐渐形成人们俗称的“鱼籽”,并开始进行生殖洄游。5月末开始,海洋里的鱼类就陆续开始产卵。在这一过程中,对渔业资源保护得越好,就会有越多的待产的“亲鱼”顺利进入繁殖期,产下更多的鱼卵。     早在多年前,任一平就提出,保护及修复渔业资源,仅靠短短3个月是远远不够的。任一平介绍,休渔时间主要是根据大量经济鱼类及其他水生动物的繁殖期及幼体生长期确定的,通过休渔达到让“亲鱼”有机会产卵、小鱼能够安全成活的目的。青岛地区最常见的小黄花、鲅鱼、偏口鱼、牙片鱼等10多个鱼类的繁殖期主要集中在五六月份,前后都会有部分鱼类提前或拖后产卵,这一过程可能持续1~2个月。这样一来,保护“亲鱼”就显得很重要。让近海重现鱼满舱,前提是有足够多“怀孕”的亲鱼;为了渔业资源的可持续,还需要让幼鱼长大来得及产卵,诞生下一代幼鱼。因此,保护渔业资源靠之前3个月的伏季休渔期远远不够。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渔业环境与生物修复研究室副主任赵俊研究员在接受半岛记者采访时表示,休渔新政除了延长了休渔期限,统一全国各海域休渔节奏也是一大进步。     “此前确实存在渔船跨区域作业的情况,比如说以前5月份黄渤海区域的渔船还可以正常出海作业,很多渔船就会跑到已经进入休渔期的东海海域进行捕捞,造成休渔效果大打折扣。”赵俊说。根据新规,黄渤海、东海、南海三海区渔船作业伏休开始时间统一为5月1日。     另外,赵俊研究员表示,为了恢复近海渔业资源,各沿海城市都积极开展增殖放流工作,而5月份也是增殖放流的高峰月份,休渔期提前可以有效避免放流的鱼苗被捕捞,进而保护增殖放流效果。     延长一个月的休渔期是否会对渔民生计造成较大影响?受访专家均认为,休渔新政对渔民收入影响并不大。任一平表示,根据以往的情况,5月份并不是渔民作业的主要时期,很多渔船5月份根本不出海,因为考虑渔获收入与人工和燃油成本,往往是得不偿失。赵俊表示,这次休渔制度也规定了,对特殊的休渔品种可以进行专项捕捞制度,休渔期像毛虾、海蜇这样的品种可以实行专项捕捞,对这部分渔民影响也不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青岛:大鲅鱼大黄鱼春刀鱼们为何重新“撒野”?